我叉叉叉,一年多了

自打发了上篇博之后我就滚去正儿八经的上班了,今天跑来这边囔一句:我还活着!

这一年多看似经历了不少人参大事,买房搬家结婚办酒,最爽的是从住了2年的9平米朝西群居平房鸽子笼搬出来后的那种越狱一般的心情,雨天终于不用端着盆子接水,屎急也不用提着裤子冲公用厕所,各种菊轻气爽。

这堆子事过后唯一不同是现在的日常与往常相比变得规律和平淡了,上班再下班,回家随便打发,嗯等我想到了什么再写些东西吧。

发表评论